文 | 翟笑千

“动管局查案!”

狐狸矢气爆炸、金鱼执意做杀手、大鹅因仇富咬人、蚯蚓为梦想而分身、水熊虫一心寻死、熊猫当街搞袭击……随着一桩桩案件的相继展开,《动物管理局》不断地亮出了手中的惊喜牌。

专访导演金哲勇 |《动物管理局》: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

这部由陈赫、王子文主演的都市寓言解压剧《动物管理局》,通过勾勒一个动物转化者与人类共处的世界,以极具风格化的呈现方式,敏锐客观地抓住了当下都市青年的痛点,让人人有所感悟的同时,亦借助剧中转化者们的命运走向和温情流露,治愈着屏幕前的每位观众。上线一周领跑同期剧集,豆瓣开分7.6分,并在豆瓣、知乎、微博等互联网社交平台掀起不休热度。

在当下以翻牌经典、IP改编为主的剧集市场,《动物管理局》的原创动力何在?如何把握“建国以后动物不能成精”的尺度?又怎样将转化者世界的“寓言故事”,不失真的与现实生活做勾连?娱乐独角兽专访《动物管理局》第一导演及编剧金哲勇,以探寻这匹黑马的幕后点滴。

命题作文

“最开始接到命题的时候,内容是空白的,去填充、做原创故事成了顺理成章的事。”

2017年,在电影《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》中,因人类与妖的爱情故事遭遇“妖管局”的阻止,从而引发了一场跨界纷争。彼时的“妖管局”并未被展开讲述,因此有了如今《动物管理局》中的“动管局”。

在将“动管局”所在的城市、单位性质、组织架构、部门分配、工作流程、标语手势等行业所涉及的方方面面确定好后,金哲勇和编剧团队一起住进了郊区的农家别墅里,一住就是五个月。日出而作、日落不息成为编剧团队的生活写照。

专访导演金哲勇 |《动物管理局》: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

有了基本大框架后,《动物管理局》随即拥有了核心关键词:隐藏。

就剧集设定和故事内容来看,因工作的特殊性,动管局需隐藏在人类世界,因此便被设置在了一座破旧大楼里,对外挂牌为《动物保健月刊》杂志社,主人公所在的三局从外表来看则是一家洗浴中心。而探员们办案、出警时所用到的工具也都做了隐藏化处理,比如能射出麻醉子弹和捕兽网的伞枪、播放消除记忆音乐的大喇叭、快递盒造型的手铐以及能拍摄转化者原形的拍立得。

与编剧团队用心成正比的是该剧在受众市场的反馈。自《动物管理局》播出后,无论是动物性各异的转化者们、充满特点和记忆点的案件,还是案件折射出的社会性,均令不少网友感慨道“脑洞很大”。

而谈及项目最耗时的部分,金哲勇则表示“整个制作过程耗时最久的其实不是剧本也不是拍摄,而是后期,做了整整一年。”

专访导演金哲勇 |《动物管理局》: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

自2017年12月放出首个片花、2018年2月份杀青后,《动物管理局》似乎突然安静下来,直到今年6月5日上线。

“单是剪辑部分就花了八、九个月,音乐也反反复复做了四五个月。后期各个部门都饱受我的摧残。”后期出身的金哲勇以往做的多是电影项目,首次涉足剧集拍摄的他,虽然拍摄经验不足,但知道后期该怎么做,因此《动物管理局》后期完全是以电影标准来完成,而剧的体量终究比电影大,故耗时也相对更久。

脸上长鳞片的金鱼、张嘴骂人的大鹅、分身的蚯蚓,以及时不时隐身的小卞……借助精细化的特效手段,《动物管理局》将一个光怪陆离的奇妙世界呈现在观众面前,足够逼真与猎奇。但通过仔细剖析不难发现,剧中的转化者大多时间是以“人形”现身,其动物形态,以及动物和人形的转换过程均被一笔带过。金哲勇对此表示:“奇幻并不是主元素,动物也只是一个切入点,它讲述的更多是生活中、社会中的议题,以及人之间的情感。”

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

做正向治愈的故事。

“从最开始做这个故事,就是想做正向的故事,做出温暖、治愈的感觉。”金哲勇介绍,讲述动物转化者的故事只是《动物管理局》的切入点,其大的方向以及最终落脚点是讲述一则正向治愈的“都市寓言故事”。

专访导演金哲勇 |《动物管理局》: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

导演 金哲勇

正如法国雕塑大师罗丹所说的“所谓大师,就是这样的人: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,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来美来。拙劣的艺术家永远戴别人的眼镜。”艺术,往往正是诞生于人们无比熟知却又熟视无睹的地方。

回溯剧集市场的发展,从《我爱我家》、《家有儿女》、《重案六组》,到《武林外传》、《爱情公寓》、《法医秦明》、《河神》、《原生之罪》等,诸多颇受市场青睐的剧集纷纷以单元剧形式展开。而在形色各异的切入口下,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以及真善美假丑恶的人性,是这些剧集绕不开的故事核心,《动物管理局》亦不例外。

专访导演金哲勇 |《动物管理局》: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

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其实异常困难,尤其是在动物的筛选方面。

据金哲勇介绍,编剧团队一开始列个大表格,表格一边是单元故事的动物性、社会性,一边是各人物的走向、以及对主线人物的影响。“我们标准比较多,要考虑到动物的动物性、社会性、也要对标一些人类,还要符合故事的合理性、社会意义,表达出人类的情感,与此同时也需要帮助主线人物往前走,当然也要包含探案元素和喜剧性,每个故事其实都很难做。”

最开始,作为导演需要不停地看哪个故事在哪个阶段是最适合的,适合勾连人物情感、展现主要角色当时的心态。同时,为了符合人物的成长轨迹,团队又反复进行了好几次动物的筛选与故事顺序的调整。从5、60个动物到30多个动物的舍弃后,整个故事才进入大纲阶段,之后又在剧本创作阶段做了进一步的剔除,才有了如今角色丰满、故事精巧且无多余赘肉的《动物管理局》。

专访导演金哲勇 |《动物管理局》: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

正如人有人的烦恼,动物转化者也有它们的隐痛。不难发现,一些动物的动物性以及与人类的相通点,成为了《动物管理局》讲故事时的一大利器。

一向被人诟病的狐狸精,却意外的有着不为人知的真情故事;上了年纪后记忆退化严重的金鱼转化者老余,执着于做杀手;仇富的大鹅屡屡对有钱人爆粗口、实施暴力;被现实和理想左右的蚯蚓,想出了分身这一企图两者皆得的方法;相信了武林绝学和长生不老丹存在的熊猫,当街行恶,其实是为了拿到仙丹救养育自己的饲养员爷爷……

在荒诞搞笑之余,很多时候《动物管理局》中动物转化者和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那光怪陆离的故事,何尝不是现实生活中人们常常或经历、或面临的伤痛与选择。而借助动物转化者们看似荒诞的人生故事走向,以及或多或少细碎美好的真情流露,观众也能更好的审视自己、直面生活。

一部片子就是一个人

“我一向相信一部片子就是一个人,它一定有自己散发出来的气质。”于《动物管理局》而言,它的气质无疑是复合型的:荒诞又欢脱的漫画感、温馨治愈的氛围,以及深刻又正向的社会性。

“想做成漫画感。”面对监制陈国富最初的发问,身为汤浅政明、矢口史靖、三木聪、福田雄一们的忠实影迷,热爱日式脱力系电影的金哲勇,直言想将《动物管理局》做得漫画感强烈一些。虽然出于剧集拍摄周期和时间的紧张,这个需求一开始并不能被满足,但有些事却冥冥中自有安排。

“很多东西看起来都是正常元素,但组合在一起却真的有点漫画的感觉,就好像每个人都坚信着它应该成为的样子,最后出来的结果就会很有精神力。”新奇的题材设定、脑洞大开的故事、极具特性的人物形象、层出不穷的笑料以及时常出人意料的转折设置,都让《动物管理局》成为了观众和网友口中有意思又有意义的沙雕剧。

专访导演金哲勇 |《动物管理局》: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

与此同时,一个无法否认的现象是,《动物管理局》中的故事很多时候都会让人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最终却又能收获从未有过的感触。

结合影视艺术的发展长河来看,这其实是无法避免的现象,故事总有相同,但角度却可各异。《动物管理局》正是以一个小小的动管局三局为着力点,从爱与包容的主题出发,通过探员们在日常办案中的所见与所遇,折射出一个大大的人情社会。“故事说来说去其实就那么多,角度很重要。而且我们有意去消解严肃感,以更轻松欢快的方式,去深入各个话题。”

更值得一提的是《动物管理局》在故事社会性上的设定与思考,虽然其所讲述的很多故事都能引发大众在现实层面的思辨,例如针对仇富大鹅案,对键盘侠、自我努力与自身价值的热议,以及从蚯蚓分身故事而引发的,对梦想与现实取舍的议题讨论。但它很多时候只是呈现并抛出问题,不做价值观的判定。

“在我们的观念里,但凡不是恶性案件,尽量不替观众做价值观判断,只是展现故事,孰对孰错,留给观众评说。”正如金哲勇所言,戏剧性的展现本身就是思辨的过程,唯有此才能激起观众情绪的跌宕起伏。

专访导演金哲勇 |《动物管理局》: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

可话说回来,影视创作开发脑洞不难,难的是让用户接受这些新奇的设定,《动物管理局》当下也正面临着这般困境。

放眼当前的市场反馈,《动物管理局》出现了口碑两极化现象,一些观众对它新奇的世界观青睐有加,一些却因开局无眼缘而走不进它的世界。金哲勇坦言,出现这种现象很正常,但对于创作者而言无疑也是种遗憾。

专访导演金哲勇 |《动物管理局》:说尽动物事,看透世人心

导演 金哲勇

基于客观或主观原因,金哲勇表示,《动物管理局》因为是其第一次指导长片,制作经验上有缺乏,拍摄部分也有经验欠缺,确实会出现捉襟见肘、差强人意的地方,且最大的遗憾莫过于第一集过于风格化。“最开始第一集为了让观众进来,耍了各种花样,吃到的观众可能觉得有趣,没吃到的就觉得闹。如果有机会,想在这个点上调整的更舒服一些。”

“如何能与自己和解、包容他人、平心静气地去看待这个世界,是我们一生都要去面对的命题。”有时候遗憾、缺陷也是种特色,或许正是遗憾造就了《动物管理局》的特色。剧是这般,人亦如此,正如金哲勇钟爱的一句电影台词:“ Well,Nobody’s perfect”。

END